夫妻本色出演,把精神出轨拍成电影获大奖

皇冠 报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自述:王晓振、周青,编辑:闫沐坤,题图来自:《情诗》

电影《情诗》爆了:今年的FIRST影展上,它拿到最佳剧情长片和最佳演员两项大奖,豆瓣开分8.1,文艺片女神郝蕾评价女主的表演:“我要小心她,她将来会是我的对手。”

导演谢飞、章明为王晓振颁发最佳剧情长片奖

演员郝蕾、段奕宏为周青颁发最佳演员奖

这是一部中国版《婚姻故事》,全片只有两个长镜头,固定机位,几乎都在车里完成,片长114分钟,却不让人觉得枯燥。三个主要演员分别是:导演王晓振、他的妻子周青和他们的女儿王小说,

总投资10万元。

剧情就是夫妻吵架、精神出轨,还把家人的真实故事拿来演戏,大银幕上演员哭泣、崩溃、扇耳光,银幕下观众大笑、乐不可支,鼓掌十多次。

我们在西宁访问了《情诗》中的这对夫妻,发现他们在电影外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他们说,这一切都是我们两个人的共谋。

《情诗》:一场导演和妻子拍戏的直播

王晓振、周青在西宁接受一条专访

王晓振和周青身材都极瘦,从与他们见面的第一分钟,就能感觉到夫妻两人在性格上的强烈反差。

丈夫王晓振说话声音小语速慢,没什么情绪的时候表情也不太舒展,一副总在忧心什么的样子。与之完全相反,妻子周青短发大嗓门,不时大笑,喜欢利落的装束。四岁的女儿王小说是个精力旺盛的小话痨,看起来更像周青一些。

王晓振、周青和女儿王小说一起出席FIRST颁奖礼

他们俩都来自山东农村,高中时在艺考培训班结识,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目前,王晓振在北京经营一家影视公司,以帮人拍广告、短片为生,来西宁参加FIRST电影节前还在为一个3000块钱的案子和客户周旋。周青则是天津一所影视高校的老师,教广播电视编导,每周只用上两天课。

对于这样出身的两个人来说,拍电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诗》是王晓振的第二部长片,是自己出资的独立电影,预算只有10万,夫妻俩带着孩子上阵,摄影师是朋友,设备是刷脸借来的,一镜到底的长镜头并非是美学上的选择,主要是为了省钱。

《情诗》的海报是女儿王小说的画

舍弃掉调度、摄影、灯光、剪辑之后,王晓振把所有的才华用在了对剧情的构建上。《情诗》男女主角几乎一直在争吵,上半段是老婆质问老公为什么在自己怀孕的时候出轨,下半段是男主角结婚前找另一个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白心意。

中间演员的情绪一度恍惚,这些情节都有真实生活的基础,身为妻子的女主角质问她的丈夫、也就是男主角兼导演,非要这么让她演戏,是不是在压榨剥削自己的隐私和家人。

长镜头、独立制作,这样的关键词会让人误以为片子对观看者不友好,事实上《情诗》的情节非常有戏剧性,通过密集的台词,把婚姻中的日常摩擦和人性的复杂、摇摆描摹到毫发毕现的程度。

男主角被揭穿出轨前后的情绪变化就很有趣,先是试图逃避这个话题,避无可避时破罐破摔,放狠话说:“我厌倦你了”,但最后又不得不做委屈状求和,身旁的妻子抽着烟一脸疲惫,只剩沉默。

出轨只是推动情节往前走的爆点之一,在主线之外,导演还安插了各种有洞察力的细节:丈夫挑剔妻子对自己父母不好,回一趟家只给父母500块钱;妻子念叨丈夫在她坐月子期间从没换过一次尿布,半夜叫不醒,连擦桌子都不肯……把夫妻关系中普遍存在却又难以启齿的东西直接放上大银幕,抻长了、掰开了展示给观众看。

由于剧情和表演太过于真实和鲜活,观影过程中,观众全程被代入,大笑、鼓掌超过10次。谢飞导演评价它:“成本极其低廉,却又十足地吸引住了观众”,青年导演王飞飞说:“婚姻上的东西戳得非常准。”

放映过后,部分观众不太适应这种呈现,骂导演是“渣男”,甚至有人试探性地问王晓振和周青是不是快离婚了。然而,大银幕上的这对“极品夫妻”,私下里的日子过得却是其乐融融。我们分别采访了夫妻两人。丈夫的聊天风格是“拆台”,对所有问题都进行习惯性消解。妻子则对丈夫的否定进行了第二次否定。两人都聊到了初恋、出轨、消费家人,但是讲述的细节和侧重的重点都有所不同。

这是一次有趣的聊天,不仅关于《情诗》这部电影本身,也关于他们对婚姻、对创作、对彼此的观察和看法。两个人的回答互为镜像,代表着男性和女性不同的视角、思维方式,和他们聊天后,没有人再怀疑他们是最合适的一对搭档,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

以下分别为两人的自述:

王晓振:看到她哭,我竟然有点高兴 

《情诗》开机时,第一版的剧本我虚构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一对夫妻,女的因为某件事情极其伤心,她希望这个男的给她读一下之前送给她的一首诗,作为安慰,因为她很喜欢这首诗。但是这个男的并不想给她读,因为这个诗其实是写给另外一个女性的,这中间有一定的道德焦虑,仅此而已。

这部片子的情节确实有很多我们俩真实的关系在里面。比如说我们和剧情里的人物一样,是先怀孕后结婚,结婚的时候没有买房,买了一辆车。

恋爱结婚的过程中,我也对别人有过好感,按照时髦的词算精神出轨。这个问题我们吵架也吵过,我说我肯定不可能一直很喜欢你,保持很热恋的感觉。不过我没有去行动,没有外遇,这部分剧情完全是虚构的,我会觉得对别的女孩产生好感这种事情,是挺刺激我的创作欲的。

我一开始并没有设计成全片只有两个长镜头。结果有一场戏,它很长,周青拍到最后她出戏了,她崩溃哭起来了,觉得我拉她来干这么一件事,还在其中放进去很多我们真实的经历,是不是在消费她的家人。

老实说,看到她哭,我竟然有点高兴。我觉得她的情绪挺吸引我的,我就想把这部分留下。但跟原来设计的戏是连接不上的,所以中间拍摄就停了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一直在想怎么用另外一个镜头来匹配它,可能想了有20多个剧本,最终就找到现在这么一个长镜头的方式来跟它对上。

作为一部长片,我也想把它拍得看起来更美观,更容易让人接受。但实际上我那个时候很焦虑,我没有多少钱,我考虑的是怎么能尽快把这个东西完成。想来想去就觉得那拉倒,一个镜头下来得了,这样也不需要让大家(指来帮忙拍摄的朋友)跟着我耗费太多功夫。

来自王晓振的微信朋友圈

在重新设计的下半部分情节里,周青一上来是演我喜欢的人,也就是上半段里面她指责我出轨的那个对象。时间点放在我们婚前。

我找这个女孩,告诉她我的女朋友可能怀孕了,一旦去医院查实,我就不得不结婚,我想在确定的结果出来之前先向她表白说我喜欢的是她。结果她却觉得我这么做很自私,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女友,我们俩在车上有一个争论。

争论过程中,周青演着演着又出戏了,又变成周青本人,和作为导演的我起了争执,情节里面又带进了现实生活的部分,这样反复跳进跳出。

每个看过片子的人都在问我,到底哪部分是真的哪部分是假的?其实你可以认为都是假的,也可以认为都是真的。

这部片子用一句话来形容挺准确的:有一个导演老公是什么样的感受?你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个导演拍摄了一场直播,用他老婆当演员。

电影源头的那首诗:

为了靠近你

我是太阳底下

能够直立起来的影子

为了拥抱你

我是用一万只脚

走向你的风

给周青写过的情诗,后来都忘了 

片子里出现的那首情诗不是我写的,不过我的确给周青写过诗。

我和周青都是山东人,连小镇青年都算不上,就是农村青年。我们俩在艺考培训班认识的,彼此都是初恋。

后来我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她没考上,因为自尊心之类的一些东西,就断了联系,期间我们俩都和别人谈过恋爱,但是都很短暂。后来她去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复读,也考到长春,我们才又联系上,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再在一起。

我其实是完全不浪漫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到什么节日,我也不会想着去送什么礼物,我想随便诌点什么东西会更简单一点是吧?就给她写过一些诗。

写的什么我都忘了。我甚至忘了给她写过诗这件事。是前两天因为电影接受采访,别人问起来,她说还保存着。

2015年,周青怀孕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都在北漂,周青还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研究生,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结婚的意识。但是孩子怀了,也不可能打掉,那也是个生命,我们就结婚了,其实是一个非常被动的状态进入了婚姻。

我一直是一个有什么就去适应什么的人,结婚也好,拍电影也好,都是一样的。像我们这种没有计划的人,就不会想到障碍,我甚至都不知道障碍是什么。我们两个就走一步看一步。

一家三口在西宁塔尔寺

婚姻是一个社会关系,相当于把人捆在里面。没有人说,人和人生下来就一定要结婚的对吧?你看所有动物里边没有这样的。可能人是为了克服自己的缺点,来组成这么一个关系,回避另一个东西。

很多人说片子里的这个男主角是渣男,其实我本身也是想批判这个东西。我指向的是所有人,我是以骂自己的方式来骂他们。

我倾向于认为,很多人在修饰美化自己的生活,把生活戏剧化、浪漫化,但我从来不愿意这么干,我更愿意是直面的方式来应对。

这么拍电影,我是不是在消费我的家人?我承认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道德困扰,有可能是因为周青一直很配合我,如果有被伤害的地方,也没有表现出来,我心里就把这个东西放过了。

拍电影是为了满足虚荣心 

我大学学的是广播电视编导,我们学校每一届都有学长去拍电影短片,拍完拿出来放映,大家都去看,这个是很有仪式感的。像《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就是我们学校一个附属学院的,后来去了北京电影学院进修。我就会也想往那方面去走。

我最开始拍过一个短片,是讲一个坐牢多年的人终于出狱,老婆孩子所有亲人没有人来接他。他自己还挺有自尊的,也不想主动去联系他们,就自己回家去找,发现家也被拆了,最终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任何一个人,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把他忘了,然后他就又想回到牢里去了。大概是这么一个故事,现在想想是挺刻意的。

《田园将芜》海报

我的第一部长片叫《田园将芜》,是2012年末拍的。当时我身边有几个朋友在拍长片,还去参加电影展,这个刺激到我了,我觉得我也应该拍一个,是出于一种焦虑。

那部片子也是周青主演的,里边实际上没有么故事,更像几个人在空间里的一种状态,有一些很日常的吃喝拉撒睡觉做爱。我想作为一个长片的话,观众看到后半段会失去驱动力,因为它缺少一个戏剧冲突。

《田园将芜》花絮照

《田园将芜》剧照

那个片子一共就花了几百块钱,在当时的北京独立电影节,还有一个中国独立影像展上都放映过,甚至还拿到了首作奖。这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对我是一种认可,我这个人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才能继续往下去做。

毕业以后,我在北京开了一个影视公司,接各种杂活,拍广告。就在来FIRST的头两天,我和我的合伙人还在和一个客户掰扯,总价3000块钱的案子,做下来扣掉成本、税各种东西,我们每人能拿600块钱,对方还各种挑剔。

《田园将芜》剧照

我不是那种非要表达什么的人。拍《情诗》,只是说我觉得我要再拍一个东西了。从《田园将芜》到《情诗》,因为结婚生子,中间有个五六年,这期间我面临很多生活上的压力,我得先去解决那些东西。

解决完之后,你发现好多年过去了,会问自己:我还能再拍一个东西吗?如果现在不拍,是不是接下来几年又过去了?

所以我就给自己设定了,我说30岁之前一定要再拍一个,管它是什么,为了拍而拍,这才有了《情诗》。

也许我可以把拍电影这件事做下去了 

《情诗》在FIRST的放映效果比我想象中好,我其实不太期待所有人真的很投入地看下去。观众里有很多小孩,可能20岁都还不到,去看这么一个讲婚姻的片子,苦大仇深的这种东西。但是实际上观众大笑、鼓掌了得有十几次。

对于拍电影这件事,我没什么执念,现在也还没有想拍下一部的冲动。但是点子一直有很多,比如刚刚采访中间我走神了,就在想,我俩这几天的生活挺怪异的,基本上就老在接受采访,而且说的内容还很重复。如果我把每一家对我的每一段采访都弄过来,都放在这的话,说不定会形成一个很有意思的影片。

《情诗》开机照

这次《情诗》在FIRST得奖,我们走在路上,会有人大喊周青我爱你。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就像我领奖的时候说的,也许从此,我可以把拍电影这件事情继续下去了。

周青:在电影里消费家人,是我们的共谋 

《情诗》这部片子源于我拍摄时候的一次情绪崩溃。

我们第一次拍摄的时候正好是我爸爸过生日,没多久他就去世了。后来我们又拍了我爷爷生病(片子里出现的爷爷是演员)的情节,爷爷也去世了。拍着拍着我就很难受,哭了起来,觉得这是在消费我的家人。

不过我是一个心很大的人,那个情绪就流露了一下,之后其实我也再没去想过这个问题。对于演戏这件事,我答应他做了我肯定就会做完,我并没有觉得是多么大的负担。

王晓振朋友圈里发的妻子周青

他对别人有过好感,这个我是知道的。女人的第六感你得相信。同学聚会完了,我们一起坐在车上,我说你为什么要把人家送到家门口?你送到小区大门口就行了,你还得往里拐拐,就这样就发现了。

我们俩也为这件事吵过,后来我想通了,谁也不能保证心里永远一心一意只想着一个人。我也不能保证,这个很正常。

我们是先有孩子再结婚的。电影里有很多激烈的吵架,我会扇他巴掌什么的,其实这还是受限于车里的环境,生活里老实说脾气上来了我更暴,都是直接上手的那种。

正式演的时候,也没有固定的台词,他告诉我大概有哪几个情绪点,要把控好,就开始演了。也是因为对面是我的熟人,是我老公,要是别人的话,我估计我不敢(这么演)

电影放映之后,很多观众骂王晓振是渣男,替我不平,觉得他在压榨我。我觉得这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说明大家被情节带进去了。

戏外我们其实不是这样的。他精神出轨的对象我们讨论过无数次了,我也是学这个专业的,最终这种呈现是我们俩的一种共谋。

大家都说我演得好,其实我哪儿会演戏,都是导演导得好。他了解我,给我量身定制的剧本。

王晓振给周青写的诗

我也会对别人有想法 

我们俩是在高中的艺考班认识的。当时他是那种文艺青年,会给我写情诗,手写的,写了整整一本,那时候对这些当然很受用了。那个本子我一直保存在老家,前几年回去的时候偶尔拿出来看一看。现在已经过上了柴米油盐的日子,完全不浪漫了。

结婚以后,我老公适应得比我好,他比我更享受婚姻的状态,比我更适应柴米油盐。我总是发火,带着我闺女出来我就经常会烦躁,会抱怨早知不带她出来了。但是他完全不会,对双方父母、对孩子都非常有耐心,很顾家,也很有责任感。我对他非常满意,我觉得他应该是看透了。

唯一就是他进入创作状态以后,我们家里气压会很低,你经常看到他在沙发上发呆,叫他做家务,他会说他很累。有时候他会很兴奋地过来说我有一个好想法,刚开始我还认真听,后来我就不愿意听了,想法太多,听完还得想想,怪累的,你自己琢磨去吧!(王晓振在旁边吐槽:她从来就没听过,我甚至觉得你出于礼貌,你也应该可以听一下……)

周青和女儿王小说

我觉得婚姻就是搭伙过日子。有一天我俩在饭桌上,我说咱俩现在也不吵架了,也没有那么腻歪了,好无聊。他说你现在不应该是抱怨这种无聊,你应该是接受这种无聊,我一听也很有道理。

我们也度过了一些坎儿,像精神出轨这样的争吵点,我们现在可以很敞开地谈,不会因此触发什么严重的情况,生气已经生过了。而且我信任他。

我们每年呆在一起的时间还挺长的,因为我当老师有寒暑假,他是自己在做公司,时间也比较自由。他的人生理想就是以后回到村里,弄个大棚,或者包个山头,种樱桃树。我就开玩笑说,我再给你找10个压寨夫人,我当老大,但我要到城里过舒服日子,就让这10个压寨夫人在乡下伺候你。

王晓振领奖时说到感谢周青有些哽咽

我们家里我管钱,他说要拍《情诗》,我的第一反应是花多少钱。我说我只能给你10万,多了一分也没有,你自己想办法。

但是他创作方面的东西我是完全不管的。因为我特别信任他的才华,我觉得我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和他指指点点。这个片子片名他可能想了有50个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叫了《情诗》。

为了名和利拍电影?不,他是真的热爱 

我们俩每天晚上都看电影,几乎每天一部。今年我俩开始自己带小孩,看得就少了,但是我也会说我搂着孩子睡,你去看电影。电影还是占据了我们生活的大部分。

王晓振老是说他拍电影是为了名和利,我天天吐槽他,我说你不能对这媒体这么说,显得你特别俗,我也不明白他为啥老是这样。

我认为他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的是喜欢。你和他生活就知道了,半夜里边他有个想法,他就开始记在手机上,备忘录写了无数个,一兴奋后半夜就睡不着了,一直到天亮,白天还有别的工作,其实是很消耗人的。

《情诗》拍摄中间不是停了一年多吗,他重新琢磨剧本,那一年我们家过得可痛苦了。他在创作的状态中,你是不能去用生活琐事打扰他的,但我俩又是夫妻,有很多生活琐事我必须去问他。那一段我们家特别低气压,等到片子拍完,我们都松一口气了。

周青在FIRST青年影展

我的心很大,对我来说拿表演奖当然很开心,但是说实话我不在乎这个。因为我很俗,拿到那个奖,除了吹两天牛逼,还能有什么用呢?我更在乎拿了奖我们的片子能发行,能卖个好价钱。

我是教电影的,很多记者问我从专业角度怎么看《情诗》的形式感,其实大家都想多了,长镜头并不是我们的艺术风格,更多是什么条件干什么事,因为我们没有钱,这是最大的原因。

王晓振非常有才华,这一点我很确定。《情诗》花了10万。如果我们现在有100万、1000万,我相信他也能出很成功的片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自述:王晓振、周青,编辑:闫沐坤

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