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工体,一座体育商圈的新生

皇冠 报导:

北京奥运会带动了工体、五棵松和鸟巢三块商圈的崛起,改造之后的工体,值得更一步期待。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李静林,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恐怕从没有见过如此冷清的工体。

往常每逢北京国安主场比赛,工体北门总会被绿色的人海覆盖。如今,一块巨型绿布将工体北门完全包裹了起来,未来三年,这块绿布身后会紧锣密鼓地施工,为落成超过一个甲子的工人体育场带来一次新生。

7月27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微“北京发布”称,工人体育场正式启动了保护性复建工程,这座曾举办过全运会、亚运会、亚洲杯等国内外体育赛事的综合运动场,将改造成专业足球场。这次改建的直接目标,便是举办2023年中国亚洲杯,届时北京将会承办亚洲杯开、闭幕式和决赛。

工人体育场与东侧的三里屯商圈,构成了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夹在东四十条和团结湖两个地铁站中间的工人体育场北路,密布着众多零售、餐饮和娱乐场所。工人体育场又是北京国安的主场,每到比赛日,工体总能吸引超过4万名球迷入场观赛,算上观赛之外的社会流量,比赛周期的4个小时内,工体周边汇聚的人流量非常可观,据中国网今年6月的报道称,或能达到10万量级。

然而,从年初疫情暴发开始,往常火爆的工体便骤然冷却了下来。

▲工体北门已被完全封住。

北平机器工体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懒熊体育,以餐饮企业而注册的他们直至四月中旬才被允许开业,然而此后北京疫情出现反复,他们的营业也遭遇过几次中断。随着工体改造的开启,北平机器与工体院内联通的入口已经被封闭,只留下沿着工体西路这一外侧入口。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工体院内的天堂超市酒吧,懒熊体育去工体实地探访时观察到,不少年轻人在工体西门入口处被安保人员拦下,这条原本可以通往天堂超市的道路已经被封住,只能从一个工体西路沿街的小门进入。

据了解,工体外侧的商铺基本不会受到体育场改造的影响,如今零零星星只有部分店铺开业,大多是受到疫情影响。真正受工体改造影响的,是园区内的店铺。至今工体院内还在营业的商铺,仅剩“三样菜”一家,顾客也只能从工体西门步行进入。

疫情衔接着工体的改造,整片区域的封闭将会持续三年,直至2022年底。据懒熊体育了解,北京国安俱乐部已经迁至丰台体育场办公,那里也将成为国安之后两年的主场。缺少了足球和夜生活,往日霓虹闪烁的工体将进入“休眠期”。

与此同时,坐落于长安街西侧的华熙·五棵松商圈则开启了新一轮的招商。五棵松体育馆、一座2022年冬奥会冰球训练馆、HI-PARK篮球公园均被规划其中。此外还有不少的夜店、Livehouse等演出场所。CBA北京首钢队的主场正是五棵松体育场,和工体之于整个商圈的作用一样,首钢在CBA的主场比赛,同样是带动五棵松商圈的人流量的发动机。在工体静待新生的三年里,华熙商圈或许有望成为北京新的体育文化商业地标。

从北京的城市布局来看,工体是全城第一个以体育概念为核心打造的成熟商圈。2002年,体育之窗用一份25年的合约拿下运营权,负责体育场馆及周边的商业模式开发,打造出了如今我们看到的“工体IRENA商圈”。

2008年,受益于奥运会的举办,五棵松和鸟巢也开始围绕体育开发自身的商业资源,构建新的商业地标,工体也借着奥运会的改造,完成了自己在商业上的升级。

为筹备奥运,工体从2006年开始,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改造工程,当赛季北京国安也是将主场迁至丰台体育场,直至2009年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改造完成后,体育之窗为工体引进了十多家商铺。分布在体育场周围的餐厅、酒吧、夜店,让工体成为北京夜生活的中心地段。当时,体育之窗总经理高宏就表示,工体一年除了20余场足球赛事外,要确保365天有活动,将体育与文化、艺术相结合。

充足、稳定的体育赛事,加上国安和首钢两个国内职业体育的顶级IP,让工体和五棵松两座场馆保持着“活跃”的状态,这对于球场自身及周边的商业开发都是利好的一面。在这一点上,鸟巢就要逊色很多,除了演唱会和往往在夏季才有的商业赛事,硕大的鸟巢时常处于空置状态。缺少稳定的人流量,也让鸟巢周边的商业开发落后于工体和五棵松。

未来三年国安将暂居丰体,球迷也将跟随球队的步伐从工体流向丰台。去年9月,《北京日报》报道,丰台区正在打造新的消费商圈,丽泽金融商务区也将引进文化、娱乐、休闲健身等业态。趁着国安球迷流向的东风,或许未来3年,一个新的地标性商圈将出现在北京的西南角。

根据规划,改建之后的工体,除了内场拆除跑道、提高容量、优化转播、声光技术外,外部还将与地下轨道交通(地铁3号线)无缝衔接。如今的工体,恰好位于两条地铁线的中段,若乘地铁前往,还需近20分钟的步行路程。未来再去工体,无论看球还是娱乐,交通上都会更加便捷。

对于北京国安俱乐部来说,工体改造之后可能的利好,除了场地条件升级,俱乐部还有望拿到工体的运营权。中超16支球队中,只有河南建业一家拥有海航体育场的所有权。

在此前的二十多年中,国安始终是工体的租客,每场比赛的场租和安保费用就达到100万元以上,一个赛季要花费约2000万元。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北京国安2019赛季门票收入位列中超第二,4500万元仅次于广州恒大。工体的票价在中超中并不算高,套票分为850、950和1200元三档,大概是上海申花的1/2。国安名宿徐云龙就表示,申花主场虹口球场是一座专业足球场,观赛环境的优质让他们可以将票价定高。

好在工体球市火爆,上座人数位居中超前列,这也保证了国安比赛日的门票收入。即便如此,每年的场租、安保费用依然接近门票收入的一半。

如果国安能成为工体真正的主人,对国安俱乐部的商业开发、比赛日收入都将起到较大的提振作用,也能带给球迷真正的归属感。

北京奥运会带动了三块商圈的崛起——工体、鸟巢和五棵松。此番工体重修改造,将给原本的工体-三里屯商圈以及北京国安俱乐部,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和更大的想象空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李静林

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