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好笑,李诞是真虚

皇冠 报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头图来自:《脱口秀大会》

今年李诞可能是“犯太岁”:卡姆被曝吸毒,池子不欢而散,程璐思文宣布离婚。刚捧出来的新人,笑果老牌的编剧,甚至曾经的大兄弟,一个个出事。

Sir不爱聊八卦。作品从来就是最好的“照妖镜”。开播三期,Sir观察了三期。结论:蛋总,虚了。

开门见山。《脱口秀大会》走到第三季,不容易。更坦白地说,国内能做出长寿且新鲜的喜剧节目,本就难。

有些是圈内人自嗨,逐渐沦为中老年人饭后消遣,俗且老套;有些是真正想出头的新人,又容易夭折。即使当年最火的《今晚80后脱口秀》,从黄金档慢慢挤到深夜档,凌晨档……用主持王自健的话说:“我自己的节目,自己都不知道能什么时候播。”

断断续续搞了五年后悄然停播。尽管李诞近年越来越不加掩饰自己爱钱的俗气,但从《脱口秀3》能看出,他和他的笑果,依然是一群“走钢丝的人”。

一、一流演员

作为新兴行业,中国脱口秀最大难题是人。养不起,留不住。

作为脱口秀“前辈”,罗永浩有两句话值得品味。一句,节目上说的:我们做脱口秀的,在艺人圈子里属于食物链比较低的位置。

一句,以前说的。《长谈》中与罗振宇对谈,坦白自己最赚钱的方式是脱口秀。

两句话结合在一起矛盾吗?并不。

罗永浩的意思:脱口秀,目前只能是一个名人的附加价值。再说简单点。脱口秀明星,不值钱。明星会脱口秀,值钱。

李诞的出现至少让这个现象开始改变。培养新人,牵引流量。

《脱口秀3》中我们能看到选手整体实力提升。第一个火出圈的,张博洋。挂着“退赛王”的称号上场,显然是节目组想营造的人设。

但他不爱这套。赛后直接微博发文:你们再这么说,一律拉黑,或者头打歪。

看似随性的表面,骨子自带尖锐,就像他的段子。

谈“抄袭”。上一季他的段子被相声演员白凯南抄了。公司替他维权。但他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炫耀。反过来声讨国内对于原创内容,更大范围的虚伪。不嫌事大,直接拉下流量一哥:如果我的段子被蔡徐坤抄袭了,会怎样?

自问自答:节目组会发一篇微博并@蔡徐坤,写道:节目组的经典段子被蔡徐坤pick了,大家这么有缘,那蔡老师要不要考虑来节脱口秀3当嘉宾呢?外加两个表情:

与张博洋的尖锐形成鲜明对比,是节目组反应。张博洋敢说。节目组连“蔡徐坤”三个字都不敢打。

谈“爱国”。碾过蔡徐坤,目标又对准另一群当今互联网里最恐怖的力量部队。键盘侠。直言:现在网友崇洋媚外的标准,真是越来越低。

借新闻热点,幽默讽刺。张文宏教授建议孩子早餐吃肉蛋奶,不要喝粥,言论当即被网友骂“崇洋媚外”。张博洋直接甩一个问号脸。开启严肃工科直男炮弹式发问:

解气。观众当场炸了。

可以说,张博洋的段子,在所有的选手里,都是佼佼领先的。为何?他是为数不多,能将笑话和社会现象结合在一起的脱口秀演员。

听起来,So easy。做起来,实在难。尤其是在公开场合,戳中每个人的痛点,听者,爆笑之余,还留有反思。尤其在当下紧绷的环境。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黄子华那样游刃有余。但张博洋在努力逼近那条“线”。

今年一大特征:新人一个比一个猛。

杨蒙恩。站在场上闹得欢,刚进入海选的时候,填写报名表就是想挑战李诞。

但在真从海选里跑出来了之后,才发现脱口秀现场高手云集。

自己,也就剩下个——挑战自我,实现突破。新人怂了。但好在,赢也赢在初生牛犊。自己的梗被台下观众破了之后,杨蒙恩脑袋一转。

用李诞开场的“梗”把自己救活了。The Show Must Go On。

反应快,说话也狠。吐槽对象——在场所有人。这个小小的脱口秀片场里,人设太统一,烂梗王、脱口秀女王,谁都可以称王。这个新兴而小众的行业里,就让充满了帝王将相,就像去了太平天国一样,遍地是大王,短暂又辉煌。

△ 太平天国四个字被消音了

杨蒙恩的果敢,让他获得三盏灯,成功晋级。敢说是一类。敢演又是一类。

新人House。说的是自己曾经干银行柜员的故事。上班一刻不能离开工位,上厕所是个大难题。House想的办法就是,穿纸尿裤。

这讲的又是屎尿屁?先别骂他低俗。接下来一幕,巧妙。尿尿的问题是解决了。但尿尿过程中的“贤者时间”,如何解决?解决不了。

客户,你就……等着吧。

哈哈哈。尴尬效果拉满整屏。“笑果”也增强百倍。

《脱口秀3》目前仅是以选手的实力撑着。可惜,选手却被节目的骚操作拖累。

二、二流剪辑

《脱口秀大会》对新观众太不友好。周奇墨、王建国、庞博、思文、程璐……这些名字你不认识,怎么办?不影响看段子。但,对这几个人的行业地位,来龙去脉,以及选手间互Cue的梗,总会跟不上。

比如,脱口秀界传奇人物周奇墨是谁?呼兰说,他可能是前五。

张博洋说,他是第一。

老罗说,他是夺冠的大热门。

那周奇墨到底是谁,到底有多牛逼?没说。“老”人,新人,在线下采访时,集体讲片汤话。

杨蒙恩,好。

思文,好。

王建国,好。

好在哪?你品,你得细细品。

仿佛50进25里,为了让所有人都露脸。他们是谁,变得无所谓。只要段子够响就可以。

正面教材,Sir选同样热播的《乐夏2》。每一个乐队出场前,介绍他们的小视频剪得别出心裁。Joyside,放浪形骸。扒出旧录像,配合选手讲述,乐队性格马上立住。

‍重塑的从容。放出主唱华东每一场演出结束后,标志性的谢幕礼。

就连被淘汰的Rustic乐队主唱李岩,说是传奇,但推开5平米只放得下一张小床的出租房里。一杯美式,一把吉他,他就觉得此刻已经是坐在咖啡厅里了。

窘境下,电瓶车还得不忘锁电瓶。可笑,还有点可怜。

就是这些生活化的“揭老底”,才让屏幕后的选手真正可感。

再回到“脱口秀”。每一个站在舞台上的人,都觉得自己是“脱口秀演员”。他们生活里是什么样?鲜有人会透露。张博洋会说,自己是租房的。

王建国会说,自己整了8年的脱口秀,到现在自己还是混得跟他们一样。

老四,完全脱稿,现场即兴表演了一场生活模仿秀。

这些人不仅赢了。更重要是,他们让观众记住了。噗嗤创始人史炎说过:脱口秀不是一个人说一个有趣的段子,而是一个有趣的人在说段子。

幽默,是可以复制的。人的独一无二,才会留下长久的共鸣。它来自于热乎乎的生活,那些尴尬、忐忑、不起眼的角落。离开它。一切幽默,只是背离现实的汇报演出。

三、三流赛制

剪辑,可以忍。赛制,Sir实在受不了。50进25淘汰赛,1V1的PK赛制。听上去很公平:

1. 爆灯3颗,直接晋级,零灯直接淘汰;

2. 爆灯1、2颗的,等待别的选手PK;

3. 场外PK人数1人以上,选手可以挑选PK对象。

执行起来呢?约等于无。Sir逐个说。

1. 1V1对抗不是真正的公平。先上场选手优势巨大。不论有没有3灯,如果没有人敢PK他,就有留下来的可能。后上场的选手,既要面对评委越来越严苛的标准,又要面对场外对手越来越汹涌的挑战。

2. 导师爆灯标准摇摆。开场的,爆个灯当鼓励。后面的,导师也紧张,有时留个灯故意给机会PK,有时又不敢按灯生怕浪费一个晋级名额。甚至还有拍错灯的情况出现。

这个出场顺序是怎么定的?不知道。

3. 观众投票标准不被认可。PK选手出现同分情况,两人将面对观众投票环节。在Sir看这个观众投票就很鸡肋。一方面,节目想保留导师评判的“专业度”;另一方面,节目又想验证选手在大众心里的“流行度”。最终,两边不讨好。

4. 频频打脸。第一期末尾。8名选手,争一个入围名额。李诞焦急地坐起来摸摸自己不多的头发。弯低身问:怎么办?

一通讨论后,赛制改成车轮战。

呵呵。那赛制一开始规定的PK意义在哪里?没有人对此负责,也没有人为此修改抱歉。似乎恰恰印证了张博洋的段子呢: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本来没有规则,人数够多,就能制定规则。

打脸还在继续。最后的最后,李诞不太开心地说出录制结束。张雨绮不愿意了。要复活。李诞又是一阵摸头、弯腰、为难……

结果,导师就在“一片祥和”中,各自复活一名选手。皆大欢喜?于李诞,于笑果,这是近乎完美的结局。对此节目并没有藏着。

Sir还是觉得不对。赛制好不好,有一条硬标准:它能为内容加分还是减分。淘汰,激起选手的胜负欲,提升创作水平,挖掘潜力。这是对作品的加分。节目以PK作为初始设定,无可厚非。前提,有过硬且一致的标准。但当秩序被冲散,标准摇摇欲坠时。作品,便在选手心中下降权重。他们担心评委的心情,喜好,和不断变化的个人标准,并算计着希望投其所好。赛制最大的罪状在于失控

另外一档综艺的赛制和《脱口秀》很相似,《这就是街舞3》。

同样,先PK,后车轮战,最后复活。

不一样在于,后者每一步都是节目组计算好的,或者说未雨绸缪过的。当极端情况发生,节目组有充足的备选方案,保持标准。后出场选手争抢晋级名额时。节目马上宣布规则:4组选1组,保证与前面出场选手一致的淘汰概率。

所有人表演完后。节目又拿出准备好的“锦囊”,分配导师复活名额。

选手能以最专注的状态表演作品,节目又能最大限度保证节目精彩。当然,改规则也是综艺中常见。比如马东。作为《奇葩说》发起人,同样作为米未老板。马东经常在节目现场改规则。

Sir印象深刻,有一期《奇葩说》聊到一个严肃议题时。马东见选手越说越发散,当场叫停比赛,控场之余,说出让所有人震惊却又欣慰的一句话:“这一期不算成绩。”这么做当然有为收视率、节目爆点考虑。

但马东与李诞的区别在于:前者无论怎么改,底线是在保护选手,保护作品。

赛制失控,其实侧面表现出李诞的躲闪。

一个细节。因晋级名额不够场面陷入尴尬时,李诞叫来导演商量能否复活。对方直接喊了一句:你是老板嘛。此时李诞浮夸地假装后知后觉:对哦,我是老板。

这瞬间意味深长。他当然知道自己有权力改规则。但他还没适应这样的权力和角色。于是,那个几乎能用笑脸抵抗一切尴尬场合的人。在这瞬间露出“马脚”。为什么?

在Sir看,李诞在逃避的一个词是“信念”。两年采访中,李诞对《人物》说过一句话:“我是一个虚荣的人,我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你可以拿它(脱口秀)当药、强心剂。”

尽管如此。没人会质疑李诞对这个行业的热爱。但这“热爱”——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装的,又有多少是扎进血肉里的。

Sir看一个人。从不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并为之坚持、牺牲了什么。我们看到《脱口秀大会》走到第三季。我们也看到李诞的露怯。就像是一个人踩着钢丝走到半程。不敢向前,又不忍回头。这时候最怕的不再是退缩。而是自欺欺人。眼一闭,头一倒。那才是虚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

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