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截胡”了一个留给2957年的时间胶囊,里面藏着啥?

皇冠 报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编译:牛婉杨,头图来自:MIT

前几天文摘菌报道了Github一个“尘封代码”的项目,他们将大量开源代码刻入胶片,打包运向北极,准备在这个远离硝烟战火的地方流传千年,等待后人的“考古”。

于是文摘菌就想到了2015年麻省理工学院(MIT)曾发现一枚1957年的“时间胶囊”(指将现代发明创造的有代表性意义的物品装入容器内,密封后深埋地下,等待后人发现),尽管埋藏不到60年就被发现了,但仍然轰动一时。

据了解,这个时间胶囊的埋藏是在当时的MIT校长James Rhyne Killian的指导下完成的。胶囊中有一份《A Scientist Speaks》文稿,一枚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发行的硬币,一个MIT 1957届毕业生的纪念水杯,一个汤力水瓶,一份合成青霉素的样品。最有意义的是里头还有一个冷子管(Cryotron),它由MIT在当年开发完成,这之后取代了计算机中复杂昂贵的晶体管。

那他们是如何意外发现这个时间胶囊的呢?

博主Andrei Tapalaga最近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浅谈了他对此的看法。

一个偶然的发现

这张图片展示的时间胶囊是在2015年建立一个新的纳米技术实验室时被偶然间发现的。这个时间胶囊是由James Rhyne Killian校长和电气工程教授Harold Edgerton于1957年埋下的,胶囊的标签上写着:

“在公元2957年之前,请不要打开。”

MIT称,时间胶囊里有一封Killian校长的信,详细解释了时间胶囊里的物体。里面有着自1957年以来的各种科学理论和其他技术设备的文件。包括当时一些流行的报纸,它们代表了20世纪50年代最重要的时事。这些物品是为将来一个非常遥远和高度进化的文明而保存的,以便他们(以及我们)这一代以某种方式被记住。

1957年,James Rhyne Killian和Harold Edgerton正在埋藏时间胶囊

胶囊里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叫做冷子管。在Killian校长写的信中,它被定义为一种不为人知的电子设备,它是由MIT的Dudley Allen Buck在20世纪50年代发明的,当时人们希望它能超越晶体管成为未来的计算机零件,而这之后它也确实取代了计算机中复杂昂贵的晶体管。

麻省理工学院1957年建造的时间胶囊与1939年埋在纽约世界博览会上的时间胶囊有某种相似的设计,都用了一种耐用的玻璃,这种玻璃是特别为长时间埋藏而制作的胶囊。

据说,MIT已经将这个时间胶囊重新密封起来,为了防止胶囊中的东西被氧化,他们还往里灌入了氩气,埋在了另一个地方,但仍然留在MIT的校园内。他们还表示将更好地保护时间胶囊,避免像这次一样没到预定时间就被发现了。希望它能够坚持到2957年。

当时的MIT为什么要埋下一个留给1000年后时间胶囊呢?

我们都知道麻省理工学院一直是世界顶尖的培养工程师和信息学家的大学。即使在科技还不发达的早期,他们也带来了一些伟大的发明,这些发明可以说是彻底改变了现在。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MIT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前当代教育,比如说让女性在接受高等教育时获得了与男性同等的机会。他们真正知道,教育是一个人进化和真正确定其能力的唯一途径,这种能力可以用于技术进化和人类进化。这就是为什么给后代留下一些东西是如此重要。

那么当时的MIT为什么要埋下一个开封期限长得不像话的时间胶囊呢?

里面一封写给未来的信是最好的解释:“我们无法猜测下一个千年的世界会是怎样,甚至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将我们的时代视为科学时代。但是,我们可以确信你们对这个宇宙的理解将比我们深得多,而我们也为这一点做出了些许贡献。我们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在追逐知识的道路上获得成功。

相关报道:

https://medium.com/history-of-yesterday/how-mit-accidently-discovered-a-1950s-time-capsule-meant-for-2957-9d5521fa0cd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编译:牛婉杨

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