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屏蔽中国app后续:互联网以外的贸易也被波及

皇冠 报导:

本文来自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石灿、实习生胡文迪,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印度政府在 2020 年 6 月 29 日发布公告,封禁 59 个中国手机应用,基本囊括当地用户量最大的中国互联网产品。

7 月 7 日,也就是公告发布一周后,名单上的应用只有 4 个还能从 Google 和苹果的印度应用商店下载。这 4 个应用都在 Google Play 商店下载排名 1500 名后,没有多少用户。

从字节跳动的 TikTok(抖音海外版)和 Helo(类微博社交应用)开始,名单上的大部分应用在公告发布两日内即从商店消失。印度当地运营商也同步开始限制应用访问,早先已下载这些应用的用户使用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速度超出很多受影响公司预期。公告发布当晚,多位相关应用开发者和投资人在接受采访时怀疑禁令是否真的会执行,怀疑屏蔽需要两周甚至更久才能实现。(当时的详细报道点这里:《等待 2:30,印度宣布屏蔽中国手机应用之后的夜晚》

印度政府试图扶持本土应用填上真空。下达封禁命令的印度通信和信息技术部在 7 月 4 日发起 “印度数字自立(Aatmanirbhar Bharat)创新挑战赛”,以挖掘印度本土应用。

但印度用户并不一定选择本土应用。在 TikTok 拥有 900 万粉丝的印度网红普莱姆·瓦滋(Prem Vats)短暂使用过印度短视频应用 Chingari,但他在使用中遇到一系列技术故障,随后便转向国际公司的平台 YouTube 和 Instagram 发视频。

Facebook 也快速响应。TikTok 被封三日后,Instagram 开始在印度测试短视频功能 Reels,让用户创造类似 TikTok 风格的 15 秒短视频,在 Instagram 中分享。Reels 功能 2019 年年底在巴西上线,这是首次在印度测试。

商业公司并不能改变什么,三位被列入名单的中国公司高管表示,日常工作照旧,在等待进一步进展。

与此同时,冲突影响范围在扩散。

快递中断,货物堆积在港口

中国服装跨境电商 SheIn、ROMWE、ClubFactory 都在印度经营多年。禁令发布后,在 SheIn、ROMWE 网站填写印度新德里的收货信息会收到“暂时不接受该地区新订单”的提示。而 ClubFactory 官网在印度处于关闭状态。

阿里旗下跨境电商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没有被列入屏蔽名单,但下单发往新德里同样会收到提示“无法运送到印度”。

普通快递也停了。笔者联系到中国邮政 EMS、DHL 和联邦快递(FedEx)这三家经营中印跨境快递的公司,它们分别在 5 月 21 日、6 月 26 日和 6 月 28 日暂停从中国向印度发货。DHL 预计 7 月 13 日恢复中国往印度的货物收件,而中国邮政和联邦快递还没有恢复时间。 

印度《经济时报》在 6 月 24 日称,由于中印边境局势紧张,印度情报机构向海关发出警报,海关随即加强了检查从中国运往印度货物的力度,不再抽检,而是进行“100% 的检查后”,才允许清关。

据中国国家海关总署统计,2019 中国对印度出口商品货值 5156.3 亿元人民币,占中国出口总额 3%,平均一周有价值百亿元的商品过境。而同年中国只从印度进口 1238.9 亿元商品。如果中印双边贸易暂停,中国公司可能错过的出口市场约为印度公司的 4 倍。

现在中国公司在印度当地工厂的生产和销售体系也被波及。

印度政府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视分别收取 29.8% 和 36.05% 的高额关税。因此中国手机厂商小米、OPPO、vivo 以及电视厂商 TCL 都已经在当地设厂生产。但这些工厂生产中用到的零部件大部分还得从中国进口。

边境冲突后,中国手机厂商的当地经销商开始担心门店成为抵制甚至攻击目标。6 月底,全印度移动零售商协会(AIMRA)给小米、OPPO、vivo、联想和华为等中国手机厂商写信,要求他们允许当地代理经销商遮盖门店标牌,或者暂时把标牌取下。当地代理经销商确实也开始这么做了,一张小米门店用“Made In India”(印度制造)盖过门头“Mi”品牌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广为流传。

受影响的不止中国公司。据路透社报道,印度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审查一度导致苹果生产商富士康在印度南部工厂的生产暂停。经过协商,印度政府在 7 月 3 日处理了富士康滞留在港口和机场的托运货物,并清关了三星、苹果、戴尔等非国际公司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

印度企业生产也受到直接影响。印度是仿制药重要生产国,但药品生产需要的原料有将近 70% 得从中国进口。印度药品出口促进委员会主席迪内什·杜亚(Dinesh Dua)6 月底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曾表达不满,说:“海关当局尚未清算来自中国的托运货物,也没有提供任何理由。”

中国公司在印基建投资也被叫停

6 月 30 日,中印两军举行第三轮军长级会谈,双方同意在争议地区脱离接触,以缓和边境局势。然而这没能给资本带来喘息。

中印会谈次日,印度道路和运输部兼中小微企业部部长尼廷·加德卡里(Nitin Gadkari)表示,印度将禁止中印合资的企业参与公路建设。

加德卡里称,他希望能鼓励更多印度公司参与这些项目。为此,印度将放宽对本国公司的技术与财务标准,以确保它们有资格参与投标。

同时,印度国家公路管理局(NHAI)已经取消了一家中国公司对一段“德里—孟买工业走廊”(Delhi Mumbai Industrial Corridor)公路建设项目的竞标。北起德里,南至孟买,这一经济走廊跨越1500公里,斥资千亿美元,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基建计划之一。

59 个中国手机应用在印度被屏蔽的前后几天,中国公司在印度的多项其它基建项目,也逐一被按下了暂停键。

7 月 3 日,孟买大都市区发展局取消了中国中车和比亚迪 2019 年在孟买地铁项目里中标的 50 亿卢比(约 4.5 亿元人民币)订单,并称有三家印度公司可能加入竞标。

孟买地铁订单取消的同一天,印度电力部颁布一份命令称,印度企业从中国进口电力设备和部件将需要经过政府许可。印度电力部部长辛格(RK Singh)表示,印度将禁止从中国进口任何电力设备,因为这些设备可能携带恶意软件。上一财年,印度电力行业进口额的 30% 来自中国,一年买了 2100 亿卢比(约 188 亿元人民币)的电力设备。

此外,根据《印度教徒报》(The Hindu)报道,比哈尔邦(Bihar)的一座横跨恒河的四车道巨型大桥的投标由于“技术原因”被中止。该项目的 7 个投标者中,有 5 家为中印合资企业。其中有印度最大财团塔塔集团(Tata Group)旗下的工业基建公司塔塔工程(Tata Projects)参与合资。

早前,印度电信部已于 7 月 1 日叫停印度国有电信公司 BSNL 和 MTNL 的 4G 升级招标项目,禁止中国公司参与新一轮投标。此前的 2G 与 3G 网络中,中兴通讯的设备占了 60%。

两日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印度将禁止华为参与印度 5G 建设。报道称这一决定是电子和通讯技术部部长拉维·香卡尔·普拉萨德(Ravi Shankar Prasad)于一次高级别会议上所提出,虽然最终结果将取决于总理莫迪,但消息人士称“华为已经完全出局了,不能参加 5G 网络测试。”

华为在 2018 年 9 月受印度政府邀请进行 5G 网络测试。之后虽有美国禁令,但印度电信部长还是在 2019 年年底表示,华为依然可以参加 5G 网络测试。

中国企业在印度大规模投资十余年,驱动方从国资转为互联网企业

“在我看来,(印度政府的)这些决定表明了边境局势的严重性,”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访问学者安南·克里希南(Ananth Krishn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目前的信号表明,在边境冲突彻底解决前,中印无法恢复正常的商业和贸易关系。

克里希南年初为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撰写的一份报告称,2014 年是中国对印度投资的转折年。在 2014 年之前,中国公司在印度的总投资是 16 亿美元,大部分投资都在基建领域,参与者更多是国有企业。

2000 年代,中印贸易主要驱动力是中国向印度卖生产和能源设备。三一重工与广西柳工均向印度出口建筑设备,并在 2010 年前后斥资数千万美元在印度建厂。根据布鲁金斯学会报告估计,印度每四座发电厂中,就有三座在使用中国的设备。

2014 年,印度进入莫迪时代,中印举行最高层会晤,并签署数个关于铁路、公路合作的备忘录和行动计划。

之后几年里,中国国家铁路局和中国最大的铁路和公路建设公司中国铁建数次派团考察印度。中国铁建在 2016 年表示愿意出资 2000 亿至 3000亿卢比(约合当时 200 亿至 300 亿元人民币)竞标约 3000 公里的印度公路项目,参与印度政府所提出的五年 83677 公里庞大基建计划。

但铁路基建最终没有落地。2014 年之后中国对印度的投资不再是国资主导,而是市场驱动。

2014年~2017 年,中国民营资本大量涌入印度,三年总投资 80 亿美元,比此前投资总和还高出四倍。投资领域也从能源、科技与交通行业的,覆盖扩张到娱乐与消费。

2015 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对“印度版支付宝” Paytm 母公司投资 6.8 亿美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同年字节出海。次年,字节跳动参投了印度新闻聚合平台 DailyHunt。携程则通过可转债向“印度版携程”MakeMyTrip 投资 1.8 亿美元,并于 2019年成为该公司最大股东。

新投资看中印度市场的未来可能性,不过五年后这个市场的故事依然停留在可能性。还没有哪个在印度互联网公司展示出巨大的变现可能。

现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当地公司的投资也开始受限。

2020 年 4 月,印度商务部长要求与边境相邻国家的公司在投资印度企业前得获得印度政府批准。当时给出的理由是,“防止印度公司在疫情期间被夺去控制权”。自新规颁布以来,印度政府已收到约 50 项涉及中国投资的提案。

印度外卖公司 Zomato 在 2020 年年初获得蚂蚁金服 1.5 亿美元投资。现在 Zomato 只拿到手 5000 万美元,剩余 1 亿美元在等印度政府审批。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Zomato 目前转向新加坡投资机构淡马锡(Temasek)商谈融资,投资金额最高或达 1 亿美元。

本文来自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石灿、实习生胡文迪

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官网主站】